本報特約評論員王石川
  不管是老問題,還是新花樣,其實映照出的都是制度上的漏洞,以及一些官員的貪腐慣性。要解決這些問題,就要在個案處理之外,形成制度化、規範化的安排。
  截至11月4日,2014年中央巡視組第二輪巡視反饋情況已全部向社會公佈,涉及10個省區市和國家體育總局、中國科學院、一汽集團3個單位。巡視清單中新詞熱詞頻出,尤其引人關註。比如,江蘇存在的“能人腐敗”,河北被指存在的“山頭主義”,等等。
  巡視清單其實也是巡視組的工作成績單,細看這些新詞熱詞,既有長期存在的老大難問題,比如,一些領導幹部拉幫結派,搞“圈子文化”;也出現了一些腐敗新花樣,比如,一些領導幹部“一家兩制”、利益輸送出現新的表現形式,手段隱蔽。
  一定程度上說,巡視組的成果越多,越讓人沉重;巡視出的問題越顯著,越覺反腐艱難。然而,巡視組重在發現問題,巡視仿佛“體檢”。經過今年的兩輪巡視,巡視組已經建立了“病歷本”。接下來,如何解決這些新老病癥才是關鍵。一般來說,包含三個步驟。第一步,巡視組發現問題,並提出解決問題的意見、建議,推動問題解決;第二步,該查處的查處,該誡勉的誡勉,該警示的警示,對反映不實的及時澄清,做到事事有回音、件件有著落;第三步,被巡視地方、部門和企事業單位整改落實,並將結果向社會公開。
  現在看來,只有這些還不夠。不管是老問題,還是新花樣,其實映照出的都是制度上的漏洞,以及一些官員的貪腐慣性。日前,中紀委機關報《中國紀檢監察報》刊文稱,一些官員存在僥幸、觀望心理,不斷上演“變臉戲碼”——中央巡視組一進駐便開始“顫抖”,而巡視組一撤離便又開始重新“嘚瑟”。說的正是這個道理。那怎麼辦呢?正如王岐山所言,要“哪裡問題集中就巡視哪裡,誰問題突出就巡視誰,巡視過後再殺個回馬槍”。
  當然,我們亦要追問,為什麼一些問題會成為老大難?是什麼樣的土壤里生出了新問題?為什麼一些部門總是成為腐敗高發區?為什麼幾輪巡視過後,仍有人頂風作案?所有這些暴露出的制度漏洞又該通過怎麼樣的制度建設加以補齊?
  要回答並解決這些問題,就不僅需要定期體檢、對症下藥,更要在個案處理之外,形成制度化、規範化的安排,以防微杜漸,打消敢腐的念想。在前不久的中紀委四次全體會議上,王岐山有個比喻,“要持續保持高壓態勢,治病樹、拔爛樹,堅決遏制住腐敗蔓延勢頭,不斷加大治本力度”。治病樹、拔爛樹,並清理病樹、爛樹生存的土壤,才可能破除反腐熱詞的生存想象,不讓反腐熱詞變成老相識。  (原標題:冷卻腐敗熱詞還得靠制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p25fpwlmh 的頭像
fp25fpwlmh

金馬獎

fp25fpwlm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