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敘利亞問題第二次會議的預備會議,在瑞士日內瓦湖濱的優雅小鎮蒙特勒開場。24日正九份民宿式會議,即敘利亞政府代表與反對派代表之間的對決,在日內瓦萬國宮舉行。
  談判並未成為世界主流媒體的轟動新聞。幾乎沒有人對這次會議抱有任何不切實際的幻想台南餐飲設備。有西方媒體諷刺挖苦地說:這次談判是美國外交的“遮羞布”,“未召開就失敗了”,“會談還未開始就脫軌了”等等。
  為何媒體為談判吹冷風?理由很簡單,敘利亞反對派幾乎都抵制這次會議,因為他們目前手中沒有任何在談判桌上可以討隨身碟價還價的籌碼。所以,一直拖延到1月17日,敘反對派中的一個有名無實的組織敘利亞反對派“全國聯盟”才在美國逼迫之下勉強同意來參加會議。
  然後,聯合褐藻醣膠哪裡買國秘書長潘基文正式邀請敘利亞問題重要當事方—伊朗出席會議,伊朗也表示同意。但是,由於美國和敘利亞反對派揚言,如果潘基文不收回邀請,他們就抵制會議。潘大人不敢承擔破壞會議的罪名,只好收回成命,令聯合國大丟顏面。
  美國急於召開日內瓦會議奪回對敘利票貼亞局勢的掌控權
  敘利亞問題始於2011年。美、英、法等西方國家以及部分海灣國家企圖利用“阿拉伯之春”在敘利亞出現的騷亂,通過武裝反對派,推翻民選的阿薩德政權。美國認為敘利亞是伊朗、敘利亞和黎巴嫩真主黨組成的什葉派走廊中的核心環節。拿下敘利亞,就可以孤立打擊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然後各個擊破。所以,奧巴馬和希拉里都不遺餘力地大喊大叫,“阿薩德是獨裁者,是鎮壓人力的劊子,失去了執政的合法基礎,必須下臺,敘利亞的政權必須更替”,並多次揚言“阿薩德的日子不長了”。這是美國干涉他國內政,推翻合法政權的慣用伎倆。
  起初,被從世界各地招募來的各類極端分子,在美英法以及某些海灣石油富國的全力支持下,拼湊起來的所謂造反軍,來勢洶涌,一度占領了許多地盤,包括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郊區的部分街區,威脅到首都機場路的安全。
  然而,正在美國洋洋得意之際,敘利亞國內的戰局發生突變。叛軍節節敗退,政府軍收復了被叛軍一度占領的多數要地,叛軍被迫龜縮到阿勒頗等地區,遭到政府軍重重包圍,面臨被殲滅危險。迄今,阿薩德政權的領導核心與軍隊的核心力量依然十分牢固,阿薩德仍然得到敘利亞各少數民族的堅定支持。
  這種局面大大出乎美國的預料。美國原來以為,利用叛軍就可以把阿薩德搞掉,沒想到阿薩德是一塊硬骨頭,啃不動。此外,在叛軍中,那些被美國定為“恐怖組織”的極端主義和基地組織武裝團體,在叛軍中逐步占據上風。美國和西方支持的所謂“溫和派”被邊緣化。設在土敘邊境,由美國向敘利亞自由軍提供的武器庫,被恐怖組織搶占。這樣,美國就間接向恐怖分子提供了武器。
  叛軍依然四分五裂,互不團結,各司其主。他們連美國的話也敢不聽。即便是自由軍下屬的多數團體也不再把美國放在眼裡。他們對美國沒發射導彈打擊敘利亞政府軍感到極為不滿,認為他們被美國耍了。
  美國擔心自己對敘利亞造反派失去控制,更擔心這些恐怖組織在敘利亞組建基地組織政權或穆斯林教法國家,威脅到美國利益。
  而阿薩德政府,無論在政治上和軍事上,均處於有利地位。阿薩德總統積極配合國際社會銷毀化學武器,國際形象逐步向好。政府軍在戰場上取得了重大勝利,阿薩德在敘利亞國內威望大振。在此情況下,美國急於召開日內瓦會議的主要考量是要奪回對敘利亞局勢和對造反派的掌控權,削弱造反軍中的極端分子和基地組織勢力,爭取時間,在約旦與土耳其境內加速訓練和壯大美國支持的溫和派武裝力量,利用造反派中出現的內訌和混戰,支持溫和派武裝去打擊削弱極端主義和恐怖分子,達到用穆斯林屠殺穆斯林的險惡用心。阿拉伯兄弟要高度警惕。數月前一位著名學者在《美國外交雜誌》上撰文稱,奧巴馬的這一此招實在太陰損了。
  敘利亞問題們應該由敘利亞人民自己解決
  美國是日內瓦談判的定調人。連日來,克裡再三強調:阿薩德失去了“統治的合法性”,“只要阿薩德先生執政,就不可能有和平”,“通往和平新的道路不能包括敘利亞總統阿薩德”。 克裡強調:和談的主要目標是儘快組建一個把阿薩德排除在外的過渡政府。“一旦何談開始了,阿薩德就不能再繼續統治敘利亞”。總之一句話,就是要阿薩德下臺,敘利亞的政權要更替。
  敘利亞外長瓦利德·穆阿勒姆憤怒地指責出席會議的某些國家縱容恐怖主義,他們手上“沾滿了敘利亞人民的鮮血”,“敘利亞的鄰國來這裡‘點了火’,並從世界各地招來了恐怖分子”,“敘利亞是一個獨立國家,他將盡一切可能捍衛自己”,“有關總統和其政權的問題是我們和敘利亞人民的‘紅線’……敘利亞總統的職位不容動搖”。穆阿勒姆質問:“克裡先生。除了敘利亞人民自己之外,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有權取消敘利亞總統或憲法或法律或任何事物的合法性。”
  阿薩德總統的高級顧問沙班女士在接受CNN採訪時明確表示:“為什麼西方世界的人決定巴沙爾·阿薩德是和平道路上的障礙?我們有權為他們的人民決定那個西方國家的領導人是好還是壞嗎?首先要解決的是恐怖主義,然後由敘利亞人民自己決定自己的問題。敘利亞問題的解決方案應該由敘利亞境內的敘利亞人民自己決定,而不是在日內瓦。”她繼續說:“我們必須承認,在過去三年,存在一個巨大的反對敘利亞政府的運動,其目的不是針對敘利亞政府,而是要摧毀敘利亞國家,摧毀阿拉伯世界里一個世俗的、溫和的、美好的國家。”敘外長指出:叛軍犯下了滔天罪行,他們屠殺、強姦、縱火,焚毀圖書館,掠奪博物館里的文物……
  眾所周知,叛軍中的極端軍事團體,搞恐怖爆炸活動,採取恐怖手段,公開鞭打和處決平民,他們綁架、折磨和暗殺與其對抗的人士,甚至連兒童也不放過。他們經常綁架外國記者。他們慘無人道,挖人心吃人肉,美國政府和媒體都保持沉默。他們製造了駭人聽聞的所謂大屠殺,嫁禍於敘利亞政府軍。敘外長呼籲國際社會,不要被西方媒體的謊言誤導。
  為何說日內瓦會議註定要失敗?
  會議註定要失敗的根本原因是,說話算數的人沒有來,而出席會議的所謂代表說話不算數。這次會議不僅不會達成任何實質性協議,即便達成了協議,也沒有人執行。
  敘利亞反對派武裝團體大約有1000個,約10萬人。其中有的屬於犯罪團夥,有的是走私團夥,有的是綁架暗殺團夥,有的是打砸搶團夥等,其餘才是由美國等西方國家與某些海灣石油富國武裝起來的團體。
  出席會議的敘利亞反對派“全國聯盟”是一個由美國等國家拼湊起來的,流亡國外的,為美國和西方國家利益服務的組織,總部設在國外,在敘利亞境內沒有根基。其下屬的軍事組織“敘利亞自由軍”FSA,也是空有其名。它是一個十分鬆散的武裝團體,麾下沒有聽從指揮的軍隊,其名下的許多軍事組織都各行其是,保持著各自的獨立性和自己的指揮系統,有自己所追求的目標,有的屬於極端組織或與基地組織有聯繫的團夥,有的就是恐怖組織。
  這個聽起來很嚇人的自由軍隊的司令官伊德裡斯也是一個光桿司令。他沒有軍隊可以指揮。
  目前,敘利亞境內實力最雄厚,最有戰鬥力,最有影響力的武裝團體恰恰是被美國宣佈為恐怖組織的“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和“伊斯蘭黎凡特自由人運動”。
  其中,“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控制了造反軍手中的絕大多數地盤,組織中有大量來自國外的極端分子和聖戰分子,其下屬的“黎凡特人民援助陣線”曾經在許多大城市中心區,發動過數十起恐怖爆炸,許多無辜平民遭殺害。
  “伊斯蘭黎凡特自由人運動”是由伊斯蘭分子和薩拉菲斯特分子組成他的聯盟,是一個伊斯蘭教法團體,約1-2萬人,也是一個最富有戰鬥力的極端軍事組織,其下麵有“敘利亞伊斯蘭陣線”等。這些具有實力的伊斯蘭武裝團體,均抵制這次會議,並譴責出席談判的人是叛徒。即便是敘利亞自由軍下屬的多數團體也抵制該會議,聲言,不滿足阿薩德必須下臺的前提,拒絕接受會議做出的任何決定。
  美國應與阿薩德一道共同反恐
  阿薩德和俄羅斯都認為,日內瓦會議的核心議程應該是反恐。目前,美國公開支持敘利亞造反派中的所謂溫和派對造反派中的恐怖武裝組織,即極端組織武裝和基地組織武裝,進行軍事打擊。美國也承認,敘利亞存在極端勢力和恐怖分子。阿薩德和敘利亞人民一直與恐怖分子進行殊死戰鬥。在這一點上,阿薩德與美國應該是一致的。如果美國真的要反恐,為何不站在阿薩德一邊,共同反恐呢?
  美國用無人機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也門等國圍剿恐怖分子,而來自以上國家的恐怖分子,到了敘利亞就被美國譽為“自由戰士”、“民主積極分子”,這合乎邏輯嗎?如果美國真想反恐,就應該與阿薩德一道,儘快把他們殲滅。這對美國的安全肯定是有利的。
  事實已經證明,數年來阿薩德為保衛敘利亞的領土主權完整,一直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進行鬥爭,他為世界反恐大業做了巨大貢獻,贏得了敘利亞人們信賴與尊重。民調顯示,阿薩德在敘利亞人民中的支持率高達70%。如果現在敘利亞舉行大選,阿薩德肯定能夠再次高票當選。美國網友Endgame69randa79 說:“阿薩德和普京一直在告誡西方,敘利亞境內的戰鬥人員是來自外界的恐怖分子。現在真相已經大白於天下。阿薩德和普京是對的。”
  美國曾經以塔利班包庇基地組織和拉登為由,發動了阿富汗戰爭。美國有學者問,今天美國會對支持敘利亞恐怖團體的沙特和卡塔爾動手嗎?  (原標題:劉治琳:阿拉伯兄弟要警惕美在日內瓦用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p25fpwlmh 的頭像
fp25fpwlmh

金馬獎

fp25fpwlm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